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 >
月亮之上理科女
来源:http://www.kickoff365.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10-30 15:03 * 浏览 :

  16岁,应该是一个顶重要顶重要的年龄,那些小说和电影都是这么说的啊!16岁,理应如初夏鲜果一样甜美多汁,每一滴汁水都是浓烈到饱和的青春琼浆,恨不得掰成八瓣来品尝。

  然而16岁的很多个夜晚,我却在月色下辗转反侧,张开手掌,让月色落入掌心。

  厌倦了一次又一次自己的内心,我做出了这个选择:它不像一个决定我人生轨迹的选择,更像囚徒姗姗来迟的:我能感受到我的心在那一刻似一个撒开了口的气球,一蹿上了天去,轻飘飘、空落落的。

  那是一种快感。我仿佛能看到:小学时代那个把我的数学作业从窗户扔出去的老师,在9岁时贴在我身上的标签:“她根本学不了数学。”那个屡屡嘲笑我数理化成绩的课外班同学:“我并不认为你有驾驭理科这些高智商学科的能力。”

  做出这个决定的我,一个人走在上都能笑出声来。那些讥讽,那些绊脚石,铺就了我脚下的道;她们给我的压力越大,我的支持力就越大——我就学理了怎么着!还真当我怕你们了!

  几乎所有人都对我的决定感到很诧异。这有点让我不舒服。毕竟,“你以后肯定要学文”在我的眼中并不属于赞美。

  没想到父母也加入到这类人的行列。他们有些惊奇地交换了一下眼神。母亲吞吞吐吐地说:“我以为,嗯,你不喜欢理科?”

  这种语气刺痛了我。很多时候,“不喜欢”是不擅长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我像一只被烫的刺猬一样一下子竖起浑身的刺:“谁说我不喜欢了?我可以连续做6个小时数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要够狠心我就可以!你怎么知道我不行?”

  母亲不再说话了,于是就这样不了了之。可我总觉得她的话就含在嗓子里,她虽然没有吐出来,也没有咽下去。

  大概这就是别人在知道我要学理时的感受吧,我从未想过像她这样才思敏捷的乖乖女会为了暗恋的理科学长而爱屋及乌选择理科,甚至不惜为此忤逆她从未过的严父。“你爸爸说的一点儿错都没有!你真的不应该选理科!你不喜欢理科啊!”

  “是吗?”她摇动着杯子里的冰块,映在冰面上的笑被分割得,“他这么跟我说,我爸也这么跟我说,连你也这么跟我说!”她“嘭”地一下把杯子扣在桌子上,“可你们又不是我,你们怎么知道我喜不喜欢?”

  似曾相识的对话让我莫名心慌。不过我依旧作为朋友的责任:“你所谓的喜欢不过是暗恋的投影,是不成熟的追求!你怎么能因为一个人,就影响自己的判断?”

  “得了吧,本质上有什么不一样?好,你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我是为了我爱的人,咱们不都是为了别人么?”她一点点逼近我,“我们都是为了自己在意的镜子而着改变——不,别说你不在意!你不会花那么多年,我想想,近十年的时间!你不会花近十年的时间去摔烂一面自己不在意的镜子!你还要用更长的时间、也许是一辈子,在玻璃碴上踩来踩去,来证明自己,来安慰自己!”

  “既然如此,”我轻轻地说,听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隆隆地碎了一地,“难道我们不应该挥手作别,不带走一片云彩么?这才符合逻辑啊。”

  月亮依旧高高在上,我也不再试图去抓住它的,因为我已经浸润在她的下。(指导教师 晏辉)

  【摘要】 16岁,理应如初夏鲜果一样甜美多汁,每一滴汁水都是浓烈到饱和的青春琼浆,恨不得掰成八瓣来品尝。16岁的很多个夜晚,我却在月色下辗转反侧,张开手掌,让月色落入掌心。”寂静,是杯子里冰块融化时发出的簌簌声,是她深深吸入又吐出的气息。

  16岁,应该是一个顶重要顶重要的年龄,那些小说和电影都是这么说的啊!16岁,理应如初夏鲜果一样甜美多汁,每一滴汁水都是浓烈到饱和的青春琼浆,恨不得掰成八瓣来品尝。

  然而16岁的很多个夜晚,我却在月色下辗转反侧,张开手掌,让月色落入掌心。

  厌倦了一次又一次自己的内心,我做出了这个选择:它不像一个决定我人生轨迹的选择,更像囚徒姗姗来迟的:我能感受到我的心在那一刻似一个撒开了口的气球,一蹿上了天去,轻飘飘、空落落的。

  那是一种快感。我仿佛能看到:小学时代那个把我的数学作业从窗户扔出去的老师,在9岁时贴在我身上的标签:“她根本学不了数学。”那个屡屡嘲笑我数理化成绩的课外班同学:“我并不认为你有驾驭理科这些高智商学科的能力。”

  做出这个决定的我,一个人走在上都能笑出声来。那些讥讽,那些绊脚石,铺就了我脚下的道;她们给我的压力越大,我的支持力就越大——我就学理了怎么着!还真当我怕你们了!

  几乎所有人都对我的决定感到很诧异。这有点让我不舒服。毕竟,“你以后肯定要学文”在我的眼中并不属于赞美。

  没想到父母也加入到这类人的行列。他们有些惊奇地交换了一下眼神。母亲吞吞吐吐地说:“我以为,嗯,你不喜欢理科?”

  这种语气刺痛了我。很多时候,“不喜欢”是不擅长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我像一只被烫的刺猬一样一下子竖起浑身的刺:“谁说我不喜欢了?我可以连续做6个小时数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要够狠心我就可以!你怎么知道我不行?”

  母亲不再说话了,于是就这样不了了之。可我总觉得她的话就含在嗓子里,她虽然没有吐出来,也没有咽下去。

  大概这就是别人在知道我要学理时的感受吧,我从未想过像她这样才思敏捷的乖乖女会为了暗恋的理科学长而爱屋及乌选择理科,甚至不惜为此忤逆她从未过的严父。“你爸爸说的一点儿错都没有!你真的不应该选理科!你不喜欢理科啊!”

  “是吗?”她摇动着杯子里的冰块,映在冰面上的笑被分割得,“他这么跟我说,我爸也这么跟我说,连你也这么跟我说!”她“嘭”地一下把杯子扣在桌子上,“可你们又不是我,你们怎么知道我喜不喜欢?”

  似曾相识的对话让我莫名心慌。不过我依旧作为朋友的责任:“你所谓的喜欢不过是暗恋的投影,是不成熟的追求!你怎么能因为一个人,就影响自己的判断?”

  “得了吧,本质上有什么不一样?好,你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我是为了我爱的人,咱们不都是为了别人么?”她一点点逼近我,“我们都是为了自己在意的镜子而着改变——不,别说你不在意!你不会花那么多年,我想想,近十年的时间!你不会花近十年的时间去摔烂一面自己不在意的镜子!你还要用更长的时间、也许是一辈子,在玻璃碴上踩来踩去,来证明自己,来安慰自己!”

  “既然如此,”我轻轻地说,听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隆隆地碎了一地,“难道我们不应该挥手作别,不带走一片云彩么?这才符合逻辑啊。”

  月亮依旧高高在上,我也不再试图去抓住它的,因为我已经浸润在她的下。(指导教师 晏辉)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两江新区青枫北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